首页 > 要闻推荐

“爱·在芒果”丨外拍节目涨“姿势”!

2016年08月01日 来源:中国台湾网

  这次与《都市频道》的直播团队至张家界天门山拍摄一年一度的极限运动-《天梯速降赛》。

  一大早七点半就必须到广电大楼前集合。到达广电门口时,我才发现此次直播的团队规模比想象中还大。

  整部游览车上大约有20多人,而多数的性别都是男性为主,仅有少数女性伙伴与我们同行,除了我与中国学伴之外,女性不超过五位。一上游览车便能闻到长沙特有的浓郁槟榔味,直播组的大哥们几乎人手一包槟榔,在游览车上更豪放地咀嚼。

  出发车上的媒体人们

  一大早起床的精神状态实在不佳,坐在隔壁的大哥却拿出超强大VR眼镜、配上超大声的手机游戏声,开始在我旁边大开杀戮。

  由于我的导师并未与我和中国学伴一起搭乘游览车前往,而在这边的工作人员几乎都说着听不懂的长沙方言,说着一口台湾话的我,觉得在游览车上毫无存在感。

  从长沙至张家界需要快五个钟头的车程,因此中途停靠了休息站让大家满足生理需求。我与大陆学伴元熙,空着肚子到休息站贩卖处寻找食物果腹,绕了几大圈的商场我才发现一件可悲的事:我能吃的东西只有旺旺集团的浪味仙。

  一包还要台币40元。骗我没吃过浪味仙?

  警察叔叔,就是它!

  在车上昏睡了几个钟头后,我们终于到达这几天的栖身之处。

  或许饭店处在人潮最壅挤的地段,因此房间里的设备都有些老旧,甚至觉得打扫房间的阿姨没有认真换床单。我与元熙在饭店休息了几个钟头后,便与直播组的团队坐环保车至天门山上做器材的搭设。

  张家界不愧是贵为阿凡达的拍摄地,美得令人屏息。山上的道路踪横交错像张蜘蛛网,但眼前延绵不绝的山峦叠嶂、无边无际的云海缭绕、交错在山间的缆车线道缓慢横越山谷的画面,每一刻都美的令人窒息,让人忘却险峻的道路。

  云山雾罩的仙山一般

  到了天门山上后,我见证人们口中的“吞云吐雾天门洞”。鬼斧神工般的山势中央,竟存在着一处洞口,里头不断吐出绵密的云雾,并扩散至整个山顶口。除了用仙境比喻这里的一切,我实在想不到还能用什么形容这里的美了。

  第一天上山其实没有太大的事情要做,主要都是等技术组布线、确认讯号的稳定性、撘设机器镜位等事宜,因此我便到纪念品店寄了几张明信片。等技术组完成后,我们便下山休息。

  我跟仙山谁美,哈哈哈

  由于此次所住的饭店皆有准备早晚餐,因此晚餐便在餐厅一楼解决。在大陆唯一的悲剧就是:他们几乎没有人是吃素的。

  身为一个素食主义者,在这样的环境下要生存真的非常的困难啊。还好我自备了韩式海苔与许多泡面,才得以存活。

  在长沙,他们非常自豪自己的夜生活多采多姿,人们总会在晚上十点开始出来活动。我的导师(杨军辉大哥)带着我与元熙、蒋大哥以及直播节目主持人到内地人说很有名的烧烤店吃消夜。

  大陆真的什么肉都吃,他们叫了各种肉类,包含兔肉。在聊天的过程中,他们甚至说狗肉非常的美味,甚至说狗肉是很驱寒的食物。而当地饮食习惯偏辣,他们的烤茄子也是一个很神奇的吃法(整条茄子剖开吃里面的茄子肉)。

  神奇的张家界宵夜

  除了主持人是一个疯疯癫癫的个性之外,蒋老师也是满酷的一个人。

  他表示自己是当年还珠格格的摄影师,因为几年前的某些纠纷,所以改了名。除了大量的香烟、大量的槟榔,再来就是啤酒了。

  身为小小实习生,虽然很想回饭店休息,但长辈还没喝够时,怎么可以随意走呢。漫长的夜晚,就在最后一桶啤酒精光后,伴随着喝醉的主持人的诡异歌声结束了。

  郭淳恩

  终于换到我打实习日志了,因为来了一个礼拜发生了好多事不知道突然要怎么开头才好。

  刚开始会想来湖南的原因其实非常简单,只是想知道大陆到底多大,想知道这个大家都说要来的地方到底有多奇特、人到底有多少技能(毕竟在网络上或在电视上总是报导着大陆的种种奇人异事等等),也想逃避毕业即出社会的窘境,还想趁着在真正踏入社会前再多看一下这个产业的宽广,所以才会毅然决然的报名了活动,还硬着头皮拜托老板让我来,我应该是史上最不要脸的员工了吧,在此感谢老板。

  承上面所说,我已经是个有工作的大学毕业生。

  或许在许多人眼里很棒很好,但因为在公司工作的这半年里面做过了一档节目,深深觉得台湾的媒体产业还有许多的不足,相信多人都知道因为经费的缘故,造成台湾节目的质感与质量上远远不及大陆、韩国和日本,往往一样的选秀节目摆在一起,台湾总是乏人问津的那个。

  然而就深层的来说,台湾的制播人员常常会以一个“经验”来做事。乍听之下非常的好,毕竟这个行业以及这个产业就都是经验堆积起来的,但其实真正的状况是“吃老本”。

  “雪花脚斗英雄”录制现场

  

  制播人员甚至到学校传播学院的老师都常常以一个“我以前……”、“我们那个年代……”、“你看我以前……”等等的话语挂在嘴边,但他们往往没有看到其他国家已经慢慢在进步,大陆、韩国、日本总是推陈出新的交出新的节目、新的作品,用自己的创意养大观众的视听想象,而中国即便是刚开始以购买版权、邀请他国制作人来制作节目,却也在近几年渐渐走出自己的一片天,越来越多人可能使用翻墙或是其他网络的方式去收看他们的节目。

  而台湾呢?我看到的是一个总是以经验来说嘴,没有身体力行地去看或是去学习别人好环境。

  已经来到长沙两个多礼拜了,跟着团队一起离开长沙去出差,这个经验,对我这个在传播产业刚出道的小菜鸟来说相当特别。因为以前就算是录像,我们也只是在台北的摄影棚内录像,从来没有出过外景,即便知道会很热、很累,我还是觉得相当的有趣特别。

  这次的工作我是和带我的李老师一起在转播车里,虽然以前求学的期间有待过EFP转播团队,但从来没有这么舒适过,毕竟学生的转播团队总是克难,第一次能在安逸的状况下好好学习还是第一次。

  没有什么具体帮忙的事情,我安安静静的在导播旁边看着他切着比赛的画面,默默研究出他的一套模式,也慢慢地可以了解切画面的重点。

  旁边还有李老师拿着对讲机掌控着大局,对于外景节目制作,经过这次的经验更清楚、更了解了,相较于台湾人力紧缩,这边每一位工作人员包括实习生每位都各施其职,每一位都相当重要、专业的分工合作,让我看了我们要进步的还有很多,我们要做到这样的规模也还有好多距离要努力。

[编辑:李瑞艳]